防火防盗防你爷爷 在上文中提到: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05-12 10:36
 
2018-07-01 17:32 回复 
没想到你还有这一面~~`  
2018-07-01 17:33 回复 
防火防盗防你爷爷 在上文中提到:
疯雪妖女病情挺严重地,这个人是在我们医院跑出来地。。,从医学上看,这个人就是爱在别人搏客上瞎逛。男女厕所都分不清楚,怎么会写字那?怀旧兄求你点事,劝劝她吧,让她早点回医院吧。别在外面让河南人和东北人给日了,在下出个杂交小张怀旧那就操旦了
爱上童话的妖精 在上文中提到:^_^,厉害这B是怀旧的马子
我说的那她怎么种来。。原来是怀旧的B
2018-07-01 17:35 回复 
2018-07-01 18:49 回复 
2018-07-01 19:29 回复 
词穷了?!写点轰动的!
2018-07-01 19:55 回复 
怀旧的这篇文章个人感觉比原来的"正常"了些,呵呵
2018-07-01 19:59 回复 
搜狐博客 > 張懷舊·無產階級文化戰士 > 日志 2018-07-13 | 无处安葬的青春  无处安葬的青春
文/张怀旧    
  我是在一座小城长大的,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城。我住在一间平房里,从我记事起,我对那间平房的墙壁是很有好感的,洁白而光滑,让我总忍不住用铅笔在上面画上几笔,为此没少被父亲批评,我感到内疚,于是就从学校偷来了粉笔,将我用铅笔画过的痕迹涂掉,
看起来好象白了,但跟周围的石灰墙面总不能浑然一体,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,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在墙壁上乱写乱画了。
  还有那扇窗子,刷着深红色的油漆,透过它我可以看到一片荷花池,荷花池的对面是两层小楼,那里驻扎着不少武警官兵,两层小楼的隔壁屹立着一堵很高很高的围墙,围墙上方缠绕了很多的铁丝网。我问父亲那围墙里面有什么,父亲说那是一座监狱,他就在那里
上班。见我很好奇,父亲有天上班就带我去了一趟监狱,进了一间审讯室,看到两位干事正在审讯一名杀人犯,那犯人光头,大冬天的双腿与上身成直角坐在墙角的一把扫帚上,手上戴着手铐,脚上戴着脚镣,很猥琐的样子,我看着觉得浑身发冷,就要父亲带我出去了
。父亲说,别看他现在很可怜,杀人的时候是很凶残的。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凶残,因为我才七岁。
  在我家那扇窗子下面摆着一张桌子,那是我用来写作业的桌子,桌子旁放着一张椅子,椅子旁边摆着我的床,桌子、椅子、床,全都刷着深红色的油漆,很好看,跟窗子的颜色一样。这三件家具我一直使用了十几年,直到我离开我的故乡。
  后来我长大,我发现墙壁开始开裂,我也没去惹它,继续写我的作业,我写着写着,不知道是哪一年,突然墙上掉下了一大块的泥巴,我丢下作业本,走近一看,原来那墙壁上只覆盖了一层泥巴,泥巴里面还惨着煤渣,表面剥落了之后,青砖全都裸露了出来,要不
是它剥落了这么一块,我永远也不知道这堵墙的构造。剥落的那一块正好是我当年用铅笔在上面乱写乱画的那个位置,我总担心是我造成的墙体剥落。后来父亲走过来对我说,这是公房,可能有人偷工减料。我记得那是一九八九年。
  没我的事就行,我又可以安心地坐在窗前写作业了。刮风下雨雷电交加的时候,我就将窗子关上,边写作业边听着窗外的风声、雨声;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的时候,我就打开窗子,看着窗外的荷花与蝴蝶。我时常听到窗外高墙内有人拉响了警报,刚开始我很紧张,后
来时间长了我就知道那可能是演习也可能是有人越狱,习惯了,也就不奇怪了。有时候我还会听到很多打打杀杀的声音,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武警战士们在操练。就这样,在我写作业的时候,我总能听到警笛的哀鸣与战士的吼叫,但也不全是在我写作业的时候才会发生这
样的事,我半夜睡觉的时候也时常被这样的声音惊醒。